第3章

2019-07-19 18:13:46
中国北京市。

国际安保联盟驻中国北京女子训练中心……

金秀娜合上厚重教科书,坚毅的目光把教室里身着整齐浅蓝色迷彩制服的所有学员巡视了一遍。

“所以说,为什么需要我们女性做为安保人员的优越性,刚才我已经在部分内容中谈到过了……”金秀娜用流利的英文解释道:“总的来说可以归纳成两点,第一:我们便于化妆成当事人任何关系的对象。比如当事人的秘书,女友,姐妹甚至母亲等。这样有利我们隐藏自己的身份,从而起到麻痹对手,让对手发生错误的判断和轻视对我们。第二: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进入一些性别限制的公共场所,比如洗手间,洗浴中心等地方。这样我们可以最大限度的保护当事人的安全。”

下课的铃音“呤……”的响起。金秀娜收起严肃的面容,露出会心的微笑:“各位同学,今天的理论课程就上到这里,希望在坐的每一位都不要忘记——身为一名安保人员,我们的职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保卫当事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必要的时候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安保任务的完成。因为我们连一次失败的机会都没有,只要失败一次,我们所造成的损失就是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补救的。大家都明白了吗?”

“明白!”讲台下一片整齐又响亮的回答声。

“好了,现在下课,希望各位同学准备好明天的射击检测。”金秀娜满意的宣布……

金秀娜换了身便装——洗磨得泛白的牛仔裤,配上件粉色的T恤。柔顺的秀发齐肩的垂在耳侧。一边推着脚踏车一边哼着轻快的流行乐……

她此刻的心情也正如这火红斜阳的余辉沐浴在身上一般暖烘烘的——因为今天是个不寻常的日子。

迎面过来的两个学员向她行礼:“金教官好。”

“你们好。”秀娜笑着回礼。

一个学员打趣道:“金教官今天看起来似乎特别高兴一样。”

另一个学员道:“金教官今天也看起来特别漂亮呢!”

“哦,是这样吗?”秀娜笑道。

“恩”,那个学员点头:“这么漂亮的金教官,心情又这么好,一定是去和男朋友去约会吧?”

“约会?”秀娜好笑的:“我可从来没想过这回事,你们两个在瞎说什么呢。”

“年轻漂亮的金教官,从来没想过要和人约会,难怪有同学叫您……”她故意打住。

“叫我什么?”秀娜好奇的。

“叫您——魔鬼教官!”两个学员丢下句话,飞似的跑了……

望着他们即刻消失的背影,秀娜又好气又好笑的摇摇头。

路过训练中心大门的传达室,秀娜停下来向里面张望:“王伯——”,不一会从窗口里面探出个老人的头来,眯着眼吃力地盯了好一会才认出她:“哦,是金教官啊,是在叫我吗?”

“您好王伯,”金秀娜愉快的声音:“麻烦您帮我看看今天有我的信吗?”

“哦,好的,你等我找找看。”王伯的头缩回去,不一会就又探出来:“今天没有你的信哦。”

“真的没有吗?”秀娜将信将疑的:“王伯你有没有仔细看清楚啊,再帮我查一下好吗,拜托了。”

王伯有些生气道:“真的就是没有嘛,我眼神是不好,但还不至于老糊涂。你要是不相信就进来自己找找看好了。”

“哦,对不起那不用了……”秀娜有些失望的推车离开,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感觉刚才的好心情现在正一点一点慢慢流失去。

“怎么会没有呢?”她自言自语的念叨着:“往年这个日子,爸爸都应该会有书信和礼物寄过来的,今年难道是忘记了还是……”她就这样想得出神地走着,终于还是勉强的打起精神来鼓励自己道:“也许信件要迟一点才会收到……金秀娜,你已经20岁了,要学会更加坚强才可以,没人记得今天是你的生日也没有关系,自己给自己庆祝不就好了。”于是拿定主意对自己大声道:“金秀娜——祝你生日快乐!”哪有人自己祝自己生日快乐的,看着路过行人投来的异样眼光,金秀娜又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身边电话铃响起。金秀娜接道:“喂,您好!”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秀娜吗?”

“是我,您是谷伯伯吧?”秀娜听出来了。

“是的,是谷伯伯”,电话那头亲切的声音:“秀娜啊,你现在下班了没有啊?”

秀娜道:“是的,我已经下班了,正要回寝室去呢。”

谷伯道:“回寝室干嘛啊,今天你直接去我们家吧。”

“去伯伯家做什么啊?”秀娜故意的问:“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你这丫头,还挺会跟你谷伯伯装是吧,当我们不记得今天是你生日吗?”

“呵呵,”秀娜撒娇的笑。愉悦的心情立刻又回复到先前那样。

谷伯道:“你现在就过去吧,你伯母做了很多你喜欢吃的菜呢。”

“真的吗?”金秀娜像只开心的小鸟:“那我马上就过去,谢谢您,谢谢您们记得我的生日。”

“傻丫头……伯伯什么时候忘记过你生日了?”

“呵呵,”她仍是禁不住的笑:“我知道,谷伯伯和谷伯母对我最好了,我这就过去,一想到伯母做的菜我就直流口水呢,嘻嘻……”

挂了电话,金秀娜仍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关心我的人呢!”她这样想着。

***************************************************************************

谷博士是北京医学研究院的脑科博士。这位在国际脑学研究领域里都具有权威代表的老博士居住的地方却是一坐经过修葺的老北京四合院,因为经过修葺的缘故,它古朴却并不显得衰老,个别地方改造后还多少有点儿现代的意味,这反而破坏了它的格调,。好在只是局部修造,并不防碍它屏除繁华的功能。

走过院子中庭就又看到那棵叫不上名字的怪状树木了……圆叶子,枝干略微发灰,也不是很粗壮,却显弄出不相称的老态。秀娜不禁上前去轻轻抚摩着上面几道并不显眼的旧划痕,脑里似乎泛起了儿时零星的影子……

秀娜熟练地饶过正房和西厢房,径直走到东厢房门前,磕响门上锈迹斑斑的小吊环。

“谁呀?”门里传来地道的老北京腔。

“是我啊,秀娜。”

“是秀娜啊,”门嘎的打开,谷伯母笑盈盈的站在门口,一见金秀娜立刻拉了她的双手就往屋里走:“秀娜啊,你这孩子终于来了啊,这么久了也不来看看我们,亏我和你伯伯还天天记挂着你呢。”说完装作生气的样子。

金秀娜一手托着谷伯母的手肘,一手扶着她的肩,半撒娇道:“对不起啦伯母,因为最近学校的训练工作就快接近尾声了,所以一直忙着学生的年终检测抽不开身。其实我都有好想念好想念谷伯伯和您呢!”

谷伯母疼爱地戳了下秀娜的头:“丫头一张嘴还是那么会哄人。看在今天你生日的份上就原谅你这一回啦,要是下次再敢这么久不过来,看我不找到你们那个什么学校去打你的屁股才怪。”

秀娜吐吐舌头,装做害怕的样子道:“是,伯母,我以后再不敢了。”说完两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秀娜喝着谷伯母泡的清茶,一面对坐着帮伯母折蔬菜。谷伯母就瞅着秀娜那张清秀的脸,嘴里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伯母——”秀娜难为情的:“干嘛那样盯着看人家看嘛?”

“多标致的个丫头!”谷伯母埋怨道:“可别怪你伯母唠叨,我就实在闹不懂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的想法了。这么个娇滴滴个美人坯子不去做份文静的工作,偏偏要去打打杀杀的学些什么保护大老爷们儿?”

“那是保镖,伯母。”秀娜笑着纠正道。

“我不管你保的什么镖,你自己才多大小姑娘,自己可不都还需要人保护呢!”谷伯母义愤填膺的:“再说啦,哪个大老爷们儿还要让这么个小姑娘家家的保护,他也不知道害臊?”

金秀娜陪笑道:“伯母您就别担心我了,我现在做的挺好的。”

“好什么啊,”谷伯母嗔怪道:“听伯母的话,把这份工作辞了,赶明个儿啊,伯母给你给你介绍个好对象。”

“您饶了我吧伯母,”秀娜做个鬼脸:“谁看的上我啊,要是听说了我是做什么的还不得吓跑才怪。”

“呸——呸——呸,”谷伯母不满的:“谁要是连你这么漂亮又懂事的姑娘都看不上,那就该自己把眼睛给掏出来算了,他还真指望要娶天上的仙女不成?”

金秀娜又扑哧一声笑出来。

谷伯母叹口气又道:“我呀,是没福气生到儿子。不然你这个准媳妇我是要定了的。”

“伯母——”秀娜撒娇道:“我现在做您的女儿不比做您媳妇亲些么?婆媳关系可没有母女俩相处的好呢!”

“死丫头,就会贫嘴。”谷伯母又爱又恨的样子。

金秀娜转过话题:“对了,伯母,最近……爸爸有没有来过电话?”

“你是说金董事长啊?”谷伯母想了想道:“前几月好象是听你谷伯伯提到过他好象要和大陆的什么公司搞合作,不过最近几个月倒是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呢。”

“这样子啊。”金秀娜面上流露出失望的神情。

谷伯母察觉道:“怎么啦,是不是过生日没有接到董事长的祝福,不开心啦?”

“没有啦,”秀娜自我解嘲道:“爸爸有那么多事情要做,哪能时刻想着我呢?”她挤出个勉强的笑,又立刻认真的:“不过因为我的生日是爸爸给的,所以很希望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能让爸爸知道——他的女儿,金秀娜又长大一岁啦。”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谷伯母赞许地点点头:“金董事长要是知道了你这份心,也一定欣慰的不得了呢,一会你谷伯伯回来了让他给你爸爸打个电话,你亲口告诉他。”

“恩,”秀娜点点头:“对了,谷伯伯应该快回来了吧?”

“那个老头子啊,”谷伯母一提起就意见一大堆的:“他那字典里压根儿就没有下班这个词。平时把家里当旅馆一样。都过了退休的年纪了,还忙的跟个国家总统似的。”忽然记起了什么道:“今天早上走的时候好象倒是撂下句话,除了说你生日什么的,好象还说要接一个什么重要的客人,所以要晚点才能回来,还叫我多做点菜呢。”

秀娜道:“是吗?还有客人要来啊。”

谷伯母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那老东西就算没有什么事,不到天黑你也甭想看他他的影子。我这辈子是认命了,你以后找对象的时候可千万别找他这样的。”

金秀娜嘻嘻笑道:“伯母当年不也正是被伯伯这种不顾一切的奋斗精神给吸引了才会嫁给伯伯的吗?”

“哦?”谷伯母楞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你这死丫头也学会拿伯母说笑了是不?”说完拿起根菜兜装作要打的样子,秀娜嬉笑着跑开……

正打闹着,突然响起叩门的声音。

“谷伯伯回来啦!”秀娜笑着跑去开门……

门开了,果然是谷博士,但是最前面的却是另一位似曾相识的老先生——笔挺的米色西装,一头斑白的鬓发,宽阔的面额上架着一副精致的眼镜。一根镶金边的龙头拐杖,非但没有半点龙钟的老态,反而显得那么风度翩翩,气势怡然。金秀娜出神地打量着这位老先生,脑海里努力搜寻着所有记忆的片段……

“爸爸!”金秀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是爸爸来了吗?我不是在做梦吧?”她努力克制着自己激动的情绪,又惊又怕地向一旁的谷博士投去殷切的目光:“告诉我,谷伯伯,他真的是我爸爸吗?我没有认错是吗?”

谷博士笑而不语。金会长伸手轻轻抚在秀娜的头上,他的此刻的情绪也和秀娜一样激动,颤动的面容使得原本就不太标准的中国话几乎完全变了调。不过秀娜还是听的很清楚,他是在叫秀娜:“是我,是爸爸来看你来了……”

“爸爸!”金秀娜嘤咛扑一声倒在金会长怀里,眼泪像决堤的山洪一般涌出:“爸爸,真的是爸爸您吗?我好想念您……您知道吗?您的女儿……秀娜,非常非常地想念您……”

即使是经历过无数风浪的金会长此时也是禁不住的老泪纵横,不断抚着秀娜的秀发:“我的女儿,爸爸的好女儿……爸爸也好想好想你,每天都,好想好想你……”

亲历这感人肺腑的一幕,谷博士不由也摘下眼镜,拭了拭湿润的眼睛。若不是谷伯母把大家叫进屋去,这一刻还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扫一扫用手机免费看书

小说排行榜

推荐小说

首页

男生频道

女生频道

排行榜

第3章二世祖的美娇娘31章萌妻小宝全文阅读初夏若雨等花开小说24千年情缘赋做歌黎景致第26章美人缘免费全集阅读唐悠悠季枭寒目录全集小说赤色迷情第17章唐悠悠最新章节苏洛林彤小说千年情缘赋做歌全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