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2019-07-19 17:31:03
首尔(seoul)的夜流光溢彩,各种地标大厦,倪红幻影相互辉映出绚烂的光,那些明媚的灯火会随着天色渐渐的变暗而一盏一盏亮起来,一直亮到远远望去整个城市灿若银河,仿佛一位天使用华丽的法术有条不紊指引着人们辨别着哪里是明洞,哪里是麻浦大桥,哪里是生命63大厦 。首尔的夜生活也正如这装扮的光怪陆离的夜色般纸醉金迷。CLUB里,形态万千的男男女女一齐高举着双手,和着震耳欲聋的摇滚乐曲,拼命的扭动着身躯,发狂的晃动着头脑。吧台四周三三两两的酒客,醉态百出,有的跟同伴滔滔不绝地重复同样的话;有的垂头不语、长久呆若木鸡;有的摇头摆尾、晃晃悠悠;有的大喊大叫、哭天喊地,那些浓妆艳抹的舞女们来来回回穿梭在这些形态各异的酒客之间,谈笑风声,游刃有余……

吧台一侧的半珠帘门后是些半围着的包厢,里面隐约可见烟雾袅绕,斛光交错的极乐世界。唯一不同的是那间最大的豪华包厢里面却只有寥寥几个人,多少显出得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气氛。

那个染金色头发的青年搂着一名妖艳的舞女,正在向个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发脾气:“喂,你这个老板娘还真是……竟然敢让我们的金少久等,你是不想混了是吧?我们金少可是动一动小拇指也能叫整个首尔都颤动起来的人物,你真的不知道吗?”

“哪能啊。”老板娘连连鞠躬赔笑:“SR集团的金少在首尔有谁不认识啊。”

“既然知道我们金少,怎么敢对我们那样无理,你给我说说看。”旁边另一个相貌猥琐的男人也跟着叫嚣起来:“我们都坐这开了两瓶酒,屁股都要变成石头了,可是我们金少的EVA小姐怎么还没有来?你在耍我们吗?”

老板娘的腰象虾米一样就一直躬着,不住的赔礼:“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来了几个济洲岛的客人,所以EVA可能会晚一会儿,真是对不起几位。”

金发青年更加不满道:“你说什么?还有哪个客人比我们金少更重要吗?啊呦,真是……让人抓狂啊。”

老板娘赔笑道:“谁说不是呢,金少的面子当然比什么都大了,我这就再去催催,马上就叫EVA过来,几位千万别再生气了”。说完一路小跑去。

正中间那个有几分英气的男人便是首尔最大上市集团SR电子的财务室室长,金民宇。也是SR电子企业的唯一继承人。金发青年和猥琐男子还在喋喋不休的抱怨酒吧老板娘的不是,金民宇左臂斜撑着身子倚在沙发靠背上,右手拈着高脚酒杯,双眼似醉非醉地凝神着酒杯中琥珀的液体,身边的任何事情好象此刻都与他完全没有关系。不大一会,一位略显消瘦的小姐拨开帘子跑了进来,一见金民宇,立刻一幅万分歉意的样子深深鞠躬道:“对不起哥哥,等很久了吧,阿唷我可怜的哥哥。”

金民宇的目光仍没有离开手中的酒杯,一幅心不在焉的样子仿佛是对着杯子在说道:“不是有了新的哥哥,我不再具有吸引力了是吧?”

“哥哥!”EVA顿时委屈的好象真的要掉下眼泪来:“哥哥怎么能那样伤人的心啊,几个无赖的济洲岛的客人快把我急疯掉了。我,因为心里惦记着哥哥,恨不得能马上飞到哥哥的身边。一应酬完他们,就立刻到哥哥这边来了。”顿一顿又娇嗔道:“不管怎么说,惹哥哥不高兴了还是EVA的错。”一边将桌上的红酒倒了满满一杯撒娇道:“那么……EVA干了这杯就当是向哥哥赔罪,请哥哥原谅我吧!”说完仰头一口饮尽……

金民宇扑哧一声笑出来,一手拉了EVA搂过来坐下,另一手轻捏着她的香腮啧啧道:“你这个死丫头,还真叫哥哥我上心呢。就那样的一口吞下我一杯82年的Lafite,占了便宜还说成是赔罪的人是谁啊?”

EVA把头整个靠在金民宇的胳膊上,半眯的眼睛直勾勾地就看着金民宇。一旁金发的青年喳喳嘴不满道:“我说你这个女人啊,眼睛里面难道就只看到金少吗?我和Rukey是透明的是吧?你觉得我们是空气对吧?”

EVA立刻又换了幅甜甜的笑脸:“对不起啊,因为心里只记挂着哥哥,倒是对东虎哥和Rukey哥失礼了,你们不会介意我吧?”

李东虎哈哈笑道:“EVA这嘴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还真是厉害啊。因为金少的缘故,所以忽视了我们。这样的理由我们还需要说什么?不介意,当然不能介意了。”

“是谁在说不介意的?”话音刚落,几个醉熏熏的男人闯了进来。一个胖胖的喝得烂醉男人蹒跚着步子过来,指着EVA的鼻子便臭骂道:“你这个贱货,居然还敢骗我说是去洗手间,原来是在这里陪别的男人。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说清楚就死定了知道吗?”

“我说,你们是哪里的混蛋,敢在这里撒野?”李东虎第一个站起来,挺起胸脯挡在胖男人面前,用不肖的神情上下打量他。

“什么,你敢骂我们是混蛋,你这小子真是……”胖男人嘴都气歪了,身后的几个醉汉一齐围了过来:“难道你没有听说过我们济洲四虎的名字吗?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你们。”

Rukey一旁故意扯细嗓音嗲声嗲气道:“我当几个什么样的大人物,原来不过是几个乡巴佬啊。”他那本来就猥琐的面目此刻尤其显得滑稽。惹得周围过来看热闹的人群一阵哄笑。

李东虎和他一唱一和道:“你们几个乡巴佬听清楚了,赶快滚回你们的乡下种田去吧,这里可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

“真是气死我了……”胖男人原本就殷红的脸涨的紫猪肝似的,身后几个同伙也顿时摩拳擦掌的就要上来动手。EVA慌忙冲出来拉住胖男人的胳膊连连行礼赔罪:“对不起,对不起,是EVA不好,都是平时那么照顾我亲人一样的人啊,要是因为我的失误动起手来,会难过死的。拜托大家就请看在EVA的面上,就这样的算了好吗?”

“你的面子?你也可以算得上有面子的那种女人吗?”胖男人一记响亮的耳光掴在EVA脸上,EVA惊叫一声捂起红肿的半边脸,顿时呜呜的抽泣起来。

“住手!”金民宇铁青着脸,缓缓站起来,神情阴沉的骇人。从他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嘣出来狠狠道:“我平生最不能容忍的两件事……一是侮辱我的母亲,二就是欺负我的女人。”人字还没说完,他就跳上酒桌,狠狠一脚踹在那个胖男人的脸上。胖男人顿时啊呀一声,向后几个趔趄躺倒,哐啷一声将一张玻璃茶几压的粉碎。几乎同时,这边李东虎,Rukey也和对方的人动起手来。酒吧里顿时乱作一团——摔桌子,砸板凳的劈里啪啦的声音,受伤者的惨呼,男人间的叫骂和女人们的尖叫声混成一片狼藉……

**************************************************************************

SR电子集团会长室门口,姜部长夹着一叠文件,小心翼翼的推开会长室大门。他每走一步都很轻,几乎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以至于他在金会长面前站立了10多分钟,金会长还没有发现他。无论是谁要报告这样一个让人提不起精神的消息,都会表现的格外沉重的。作为一个从SR电子创业时期就跟随会长左右的老部下,他更知道如何在最适当的时候用最适当的方式向会长表达某些事情。又过去5分钟,会长仍然专注着手上的那份文件,丝毫也没有要放下的意思。姜部长开始有些耐不住了,轻轻的咳嗽了两声。

“哦,是姜部长啊。”会长终于注意到他,放下手中的文件,摘掉眼镜。

姜部长微微低头行礼:“是的,会长,没有打搅到您吧?”

“哦,没有”金会长揉了揉疲惫的双眼:“是拿冬季海外开发项目的企划案过来了吧?有关部门都准备的怎么样了?”

“按照您的吩咐正顺利进行着。”姜部长小心的回答。

金会长点点头:“好,和中国合作的计划是今年公司的重点部分。所以,各部门的准备工作还要继续努力,绝对不能有一点放松。”

姜部长道:“是的,我知道了。”

“那么,就拣重点的说给我听听吧,详细的情况会在下午的会议上和其他董事们提出来再研究。”金会长很辛苦地伸了个懒腰闭上眼道:“刚看过其它几个部门关于明年新项目开发的企划案,所以觉得有些累了。”叹了口长气又道:“看来身体是大不如从前了。”

姜部长关心道:“会长可千万要注意身体啊,那些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就不要再亲自处理了。”

金会长无奈道:“不是我不放心下面的人,身边的人都靠不住我还能指望些什么?”

姜部长知道他指的是金民宇室长,忙替解释道:“金室长他其实也有努力呢。”

“哦霍?他也会努力?”金会长感到好笑的:“他要是肯拿出在外面鬼混的一半工夫放在公司里,我也早就可以提前退休了。这混小子,阿唷……真是一提起他就让人来气啊。”

姜部长劝道:“室长他还年轻,再过几年就会好起来的,您别太担心了。”

“什么?年轻?年轻也算是借口吗?”金会长越说越生气的:“当年我和他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带领SR公司去冲击欧洲市场了。臭小子……还整天的叫人不省心。”

姜部长笑道:“世上有几个人能象会长那样出色的,会长是不是对室长他的要求过于严厉了?”

金会长摇摇头道:“我从没有要求过他做出和我一样的成绩,只是希望象个男人一样的活着,不要整天就只会花天酒的给我闯祸。”忽然象是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道:“对了,怎么一天没有见过这小子?姜部长,你知道他又去哪里了吗?”

“那个……呃……是的。“姜部长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发生什么事情了?“金会长问。

“是的,会长。“姜部长难以启齿的:”那个……有件事情我认为有必要先让您知道。”

“我就知道那混小子准又惹什么事了。”金会长怒不可遏的:“说吧,这次又是什么——在哪里喝多了,还是又和哪个小明星传绯文了?”

“是这样子,”姜部长小心的回答道:“刚刚接到检查厅的电话,说是在酒吧和人发生了争执,还动了手,因此受了些伤,现在正在仁江医院里接受治疗。”

“什么?这混小子……阿唷……阿唷。”金会长气的说不出话来。

姜部长忙解释道:“检查厅那边已经派律师去把事情解决了,室长他听说也没有什么危险,只是头部缝了针,您要不要过去看望一下?”

金会长双手撑着桌子吃力的站起来,只觉得头脑一阵眩晕,一个趔趄差点站立不稳。姜部长慌忙过去扶住:“会长您觉得怎么样了,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金会长微微挥下手示意姜部长不要紧,在姜部长的搀扶下慢慢坐了下来。深深地呼吸了几口后,脸色才又开始恢复了正常。

“您真的没关系吗?”姜部长担心的:“要我去请朴医生来看下吗?”

“不用了,我没事了。”金会长渐渐平复了情绪。“你先出去吧,我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是的会长。”姜部长缓缓走出门口,又不安地再回头看了一眼,刚要关上会长室的大门,忽然又听见会长叫“姜部长啊……”,于是赶回来行礼道:“是,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你刚才说的是哪家医院?”金会长问。

“仁江医院,特别护理2病室。”姜部长答的很清楚。

金会长蠕动的嘴唇,象是要说什么却又止住的样子。过了好一会,才有气无力的:“替我准备车吧,姜部长。”象是终于做出了艰难了决定。

“是,我知道了。”姜部长转身再次出来,轻轻合上会长室的大门……

扫一扫用手机免费看书

小说排行榜

首页

男生频道

女生频道

排行榜

第1章第1章 隐藏绝世容颜第1章 目睹自己被火化第1章公媳的尴尬秦雨第1章冰山美人第1章 她将自己卖了第1章 归来第1章 验货第1章 人夺子第1章 为相好守贞洁第1章 晚饭后